文化周刊 | 苏东坡与儋州军话

  ■ 陈有济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谪琼三年,对儋州文化影响巨大,以致认为儋州军话是苏东坡带来的论调在儋州流传很广。

  民国年间,西方传教士来到那大,他们对军话如此记述:“那大市本身是说官话的,根据传统的说法,这种官话是由被流放的诗人——官员苏东坡和他的同伴们在很久以前直接从京城带到海南来的。”20世纪60年代,当代著名学者郭沫若造访儋州东坡书院,在长诗《儋耳行》诗序中写道:“儋县境内有‘东坡话’流传,但据识者言,即是军话,与蜀语相近。向导周叟,无需中介,可以彼此对答,自言所说即是‘东坡话’。”周叟是儋州中和人周士生,海南解放后东坡书院的第一任“掌门人”。

  关于苏东坡与儋州军话的关系,多数人的疑问是,如果不是苏东坡在中和带来了儋州军话,那么当年苏东坡怎么与当地人交流呢?

  其实,在中国历史上,每个朝代都有官方语言,就像今天的普通话是我们的官方通用语一样。中国历代官方语言,有雅言、正音、官话、国语等不同的称呼,不同时期的官方语言有一定继承性,同时因政权的变迁、定都的不同、人口的迁移等因素,也在不断变化。

  古代海南方志就记载当时的海南有官方语言。如正德《琼台志》载:“语有数种。州城惟正语。”“正语”即中原雅言,在这里是指明代的官方语言。又如咸丰《琼山县志》载:“琼人语有数种:有官话,即中州正音,缙绅士夫及居城厢者类言之,乡落莫晓。”以上没有言及宋代的情况,但在苏东坡到来之前,儋州已经有众多中原大家世族迁居并已存在学校和读书人的事实来看,在苏东坡居儋之时官方语言必定已经在儋州,特别是在州城得到一定的传播。按此来说,如果苏东坡当时所说的“东坡话”(军话)就是当时的官方语言,那么何来苏东坡传播“东坡话”之说?若“东坡话”与当时的官方语言不一样,那么苏东坡有何理由舍弃官方语言不用,而去传播自己的“东坡话”,难道“东坡话”比当时的官方语言更有使用价值吗?

  另外,假设儋州军话是苏东坡所传播,可是苏东坡没有去过东方的八所、三亚的崖城等地方,但这些地方的人也讲军话,这又作何解释?对于这个问题,民国《儋县志》已经有过发问:“如儋话为苏公所教,则崖之军话又将谁教也?”

  由上所述,可以肯定学富五车的苏东坡在儋州与当地人交流所使用的,必定是当时的官话。

  根据学术界的研究成果,海南岛上的军话属于西南官话桂柳片。西南官话,亦称上江官话,为汉语官话方言的一种。明代是汉族大规模移民中国西南的一个重要时期,西南官话即在这段时期内,因语言和方言间的不断影响、融合而逐步形成、定型。明代中国西南地区的韵书记录证明西南官话已经成型。海南军话的形成与发展以及其名称的由来,与明代的卫所制度有关。

  今天儋州的军话,分布在中和镇上及坡井村、东坡村、小高地村、高园村(高栏村),王五镇上、长坡墟、那大镇上老街及洛基墟一小部分、海头镇老市村和新洋市村、排浦镇老市村以及木棠镇上老街、光村镇上老街。受方言之间的影响,排浦镇老市村五十岁以下的人基本上不讲军话,平时讲儋州话。木棠镇上和光村镇上讲军话的居民主要是老人,他们的后代已不操军话,而是讲儋州话。

原标题:苏东坡与儋州军话

<span></span><basefont id='uYLc'><pre></pre></basefont><span id='CQGrDYCn'><font></font></span>
    <strong id='Bcosoy'><nobr></nobr></strong><legend id='MlspP'><bdo></bdo></legend><big id='uUlU'><xmp></xmp></big>
      <strong></strong>
        <abbr id='JUlYoM'><dfn></dfn></abbr>
          <ol></ol><b id='ifnMk'><base></base></b><var id='eMb'><dfn></dfn></var>
          <listing id='Jm'><xmp></xmp></listing><em id='aUZphVY'><ins></ins></em><marquee id='cwtRTWX'><del></del></marquee><strike id='OievB'><small></small></strike>
            <basefont id='sRmGcNK'><l></l></basefont><l id='FFU'><kbd></kbd></l><kbd id='SbKxZra'><pre></pre></kbd>